IPO门前为什么只有豆瓣落后

发布时间:2021-04-11 09:04 点击:

春天是躁动的季节?

3月5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IPO申请,计划在纽约交易所上市。3月11日,b站通过香港交易所审理,预计3月29日在香港上市。

一个月内,中国互联网两家备受关注的明星公司前后脚步向资本市场发起攻击。这个剧本比《博人传》更燃烧。

说到智虎和b站,必然绕不开他们的老大哥——豆瓣。三者作为古典互联网时代开始的小而美代表,与用户一起到现在为止。现在,知道和b站着,最初的豆瓣像往常一样平静下来。

豆瓣为什么不上市?

10年前就有人问过这个问题,当时谁也找不到正确的答案。随着时间的推移,业界有了更多的参考,大家对豆瓣也有了更深的认识,重新面对这个问题,发现豆瓣不是不上市,而是上市的道路,不太适合豆瓣。

上市不仅不是消除小而美的解药,还有可能加速平台失去自己,滑向天平的对面。

落后的老大哥

首先说冷淡的知识,是三兄弟,但豆瓣和b站,知道不是同一年代出生的。

2005年,豆瓣在线。同期的360、汽车之家、YY、去哪里、土豆网、PPS、58同城、赶集网等公司被业界称为05级创业合作。

B站,知道出现的时间点是10级创业援助。名、美团、爱奇艺、推特、聚美优品等2010年前后成立的互联网公司同期。

不同年代出生的他们被绑定为三兄弟,必须从其定位开始。豆瓣,基于文化生活的兴趣社区b站,二维内容社区知道,知识问答社区。

三者不约而同地避开所属时代的主流风口,从相对大众的点切入,找到各自的座位。在其他网络平台上,豆瓣、b、知识都是特殊的存在。但是,如果把三者起来,他们就成了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但亲情无法抵抗时间的冲刷。十几年发展,以前的三兄弟渐渐远去,特别是大哥豆瓣,落后的倾向越来越明显。

跑得最快的b站,3年前在美国纳斯纳克敲打发售,以二维第一股的名字登场,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数据显示,2020年1年,b站股价累计上涨360.37%,2018年上市以来,股价累计上涨885%。

拥有数百亿美元的市场价格,b站最近开始了回港的计划,预计在发售3周年之际完成香港联合交易所的二次发售。这次,投资者对此依然充满热情,业界相关人员预测可能会恢复快手IPO时订单爆炸的盛况。

知道这个春天也动摇了,经历过8轮融资,终于在3月5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IPO申请。拥有中国最大的在线问答社区标签,对海外投资者熟悉的Quora。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知道也能得到资本市场的接受和认可。

两个小兄弟走上大舞台,反观豆瓣,文艺青年精神角落的口号成语,至今仍是小而美的角落,很多人在这个角落前加上隐藏秘密的定语。

实际上,早在b站和智虎,2017年豆瓣曾向外透露上市计划。在当时的年中业务调整内部信中,豆瓣创始人、CEO杨勃说:豆瓣的期待上市通道回到了海外。并且依据信件内容,豆瓣进到务实阶段,准备上市。

之后,豆瓣按计划调整了公司的业务,陆续切断了没有好转和损失的业务,开发了新产品的收益。但是,业界最关注的上市,之后就没有消息了。现在b站和智虎都完成了反超。

早上起豆瓣,为什么赶晚集?

是自愿放弃还是被动接受?

中文网站圈最没有价值的两组用户是豆瓣和AcFun的用户群,2017年7月,微博CEO王高飞转载了文章,他选择了文章中这样的话作为转发语,豆瓣瞬间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

巧合的是,公开发售新闻的年中业务调整的内部信件,在这次骚动发生一个月后。从观众的角度来看,豆瓣似乎在借用上市计划反驳无价值论坛。

豆瓣的用户有价值吗?毫无疑问,一定有。另外,加入这些文艺属性的用户可以说是豆瓣十几年来沉淀下来的最核心的资产。

掌舵者杨勃本人与其他创业者不同,一直有文艺、理想主义的标签。正如广为流传的那句话:豆瓣不是公司,阿北(杨勃饰)不是老板。豆瓣沉稳,慢节奏,不好打,小心保护平台气质不受外界干扰,这样做的受益者正是豆瓣用户。

理想主义与商业文明发生冲突,创业者的第一宗旨是站着赚钱,豆瓣自愿放弃潜力巨大的商业产品。

例如《豆瓣电影》的败北。当时,豆瓣电影队以2、30人的规模赢得竞争对手数百人的队伍,市场份额排在第二位,猫眼也被甩在后面。但是,每个人都认为豆瓣踩着中风口,这变成了的时候,杨勃踩着刹车。豆瓣内部人士说:他不想赚这笔钱,觉得这项工作太脏了。

利润一点也不俗,只有庸俗才是庸俗的归宿,杨勃想在庸俗的大环境中找到不俗的赚钱方法,这无疑是豆瓣落后的诱因之一。

在主动放弃的同时,用户对平台扩张的束缚,让我们看到豆瓣被动的另一面。

王高飞引用的一句话的后半部分是:我一边爱绑架网站运营商,一边自己吹新人,一边破坏社区的积极氛围,一边把网站带到强盗的葬礼,这些男人只是想用AcFun来维持自己的优越感,他们真的不在乎网站的生死。

实事求是,各网络平台的用户都有这样的私心,不想看到自己喜欢平台的水化、平凡化。正如网易云评论区内常见的用户心情一样,用户听到大众合口味的歌曲而高兴,希望安利给更多的人,同时也讨厌腐烂街道的俗气。

对待歌曲,面对豆瓣这样罕见的精神角落,用户的私心自然会恶化。此外,对平台的扩张行为设定了更严格的标准,极端者从根本上抵抗。

如果豆瓣稍微出格的话,比如发售的话,必然会引起老用户的集体逃青结。

无论是自愿放弃还是被动接受,对于已经持续了16年的豆瓣来说,自愿被动的问题可能并不重要。对豆瓣来说,用户是天使和恶魔的矛盾结合体。他们是豆瓣最核心的资产,也是扩张道路的最大羁绊。

小而美上市之痛

小而美与发展不能共存,b站会长陈睿在谈到平台发展时强调:如果果果战绩不是向前发展的话,一定会越来越衰退,直到灭亡,不会停留在那个不大而非常好的状态下。

虽然说是当局者的粉丝,但是对于小而美丽的结局,没有人比豆瓣、b颌站、知道这三个局的人更清楚。与此同时,三者也明白了上市、商业化的扩张注定是小而美的起点。

对于还没有超过资本市场门槛的豆瓣来说,这可能是最大的担心。

在前面跑的b站和知识已经陷入扩张引起的尴尬中,最直接的表现是内容的水化,通俗点是变味。

b站味道变了吗知道味道变了吗,随着b站、知道的商业化、上市等计划的扩大,类似的疑问也很常见。从表面上看,这是一个问题,但问题的用户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

以b站为例,陈睿总结过b站的三大变化,用户增加,UPU主增加,内容品种增加。

变味是主观感受,变化是客观表现。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年Q3,B站月均活跃用户达到1.97亿,8月份首次突破2亿,4年前上市时的3倍。这种扩张速度主要受益于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各区域的内容兴起,吸引了不同圈层的用户。

小众面向大众,b站二维内容社区标签,随着破圈的成功被撕裂。上市,无疑加速了这个过程。豆瓣上市后,很难摆脱资本的压力,背负着投资者投资的业绩压力,大幅度扩大。那时,文艺青年的精神角落落必须接受外界喧闹的声音。

此外,豆瓣的商业化能力是否符合投资者的期望,必须加上问号。

从电影选择到知识收费到音乐、读书,豆瓣的商业探索一直在进行中,但这些业务不能扛收入的旗帜。而且其中豆瓣影视、豆瓣阅读等业务在市场实战中,豆瓣又一败涂地。到目前为止,豆瓣商业布局中唯一值得说的是知识付费和电子商务。豆瓣官方没有发表过具体的成绩单,但是可以结合豆瓣这些业务的收益能力,大致推算出来。

知道和豆瓣几乎同期开始尝试知识收费,从知识市场开始,经过几次升级,知道将知识收费业务整合到会员服务中,在线盐选会员。知道的招股书显示,会员收费业务近两年急速增长,2020年贡献了23.7%的收入。广告仍然是公司现金牛业务,收入达到62.4%。

关于电商业务,参照b站向香港交易所提交的招聘书,除了游戏、增值服务和广告三个部分外,电商和平台的其他业务统称为电商和其他部分。近年来,该收入持续增加,但总收入的比例仅为12.6%。

回到豆瓣,知识收费和电器商业化也作为补充项目,整体收入增长依然依赖最传统的广告业务,为之后的业绩增长埋下了忧虑。

并且,不论b站,现在两者还没有解决赤字问题。招股书显示,b站在2020年纯亏损达到30亿元,是2019年纯亏损的2.3倍,知道2019年亏损了10.6亿元,2020年缩小了5.18亿元。到目前为止的2010年到2018年,业内人士预计累计损失将超过30亿美元。

利润之路阻碍长,发售不是解决办法,而是暴露了小而美丽的共性痛苦。即使豆瓣上市,投资者对价值的判断也会受到影响。

B站,知道前阵,豆瓣理论上可以乘风完成。理论和实践之间有差距,用户的精神角落不能失去,上市也不是豆瓣发展的必由之路。

因此,在寻找小美如何走向大舞台的回答之前,落后的豆瓣总是缺乏和两个昨天兄弟再次拥抱的理由。